【夜讀】将80%财産用于慈善,在中國隻有一人...今天這位老人走了,享年99歲

21世紀經濟報道 07月10日


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,夜讀與你一起砥砺前行!

7月10日,田家炳基金會官方網站發布了《田家炳博士訃告》。備受尊敬的田家炳博士于7月10日上午安詳辭世,享年99歲。




來源丨南方+(記者:陳萍、謝苗楓)、梅州日報(記者:李錦讓)


關于田先生




田家炳

大慈善家、大企業家、教育家、田家炳基金會創辦人、董事會主席


籍貫:1919年出生于大埔縣高陂銀灘村


主要經曆:18歲遠赴越南推銷瓷土。1939年轉往印尼從事橡膠業。1958年舉家遷居香港,在屯門填海造地建起田氏化工城,逐步奠定了香港“皮革大王”的地位。曾任香港田氏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長、田家炳基金會董事會主席。


社會榮譽:1994年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将2886号小行星命名為“田家炳星”;1996年英國女皇親自在白金漢宮授予其M.B.E勳章;數十所大學院校授予其榮譽博士、院士、教授等榮銜;國内70餘市授予其榮譽公民、榮譽市民稱号。



田家炳先生



有一種慈善,叫“田家炳學校”


  • 南方日報記者曾于2006年對田家炳先生進行獨家專訪,現在來回顧一下:


130所中學、80餘所大學、40多所小學,都受過他的捐贈,不是捐錢最多,但是把自己總資産的80%都用于慈善事業的,在中國隻有一個人,他就是田家炳。


24年前,田家炳成立“田家炳基金會”,迄今為止,他已累計捐資10億多港元用于中國的教育、醫療、交通等公益事業,其中教育所占的比例高達90%。


教育捐贈中小學,是因為“利潤回報”比較高


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,田家炳就以捐辦公益為業:1982年,他捐出價值10多億元的4棟工業大廈,成立純公益性質的“田家炳基金會”,将每年幾千萬元的租金收入用于公益;1984年,他将化工廠交給幾個兒子經營,自己成為職業慈善家。


記者(以下簡稱“記”):慈善捐助中,您為什麼鐘情教育事業?


田家炳(以下簡稱“田”):我16歲時父親就去世,作為家裡唯一的兒子,我剛剛讀到初二,就隻能忍痛辍學,接手父親的磚瓦窯生意。小時候沒讀多少書,是我此生最大的遺憾。後來在印尼生活了20多年,也走過歐洲一些國家,發現經濟發達的地方,人們的素質都很高,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教育的發達。


正是有了這些經曆,我能深深地體會到教育對個人的成長和創業,對國家的發達興旺有多重要。13億人口是中國的一個大“包袱”,怎麼把這個“包袱”變成财富?我認為就是辦好教育!


記:與其他慈善家不同,您資助的重點在中國内地的中小學,您似乎有一種基礎教育情結。


田:要教育辦好,首先是基礎教育要辦好。基礎教育是最基本的,如果搞不好,北大、清華這些好的高校就不可能有好的生源。而且,大學并不是誰都能夠念的,但有了中小學,每一個學生就都能有接受基礎教育的機會。


受基礎教育的孩子比例比受高等教育的要高,換句話說,投入的捐贈所産生的效應可能更大,“回報率”更高。内地基礎教育也極需發展,這也是我重點捐助内地的原因。特别是山區的窮孩子,我希望看到他們可以在學校受到良好的教育。


同是100萬元捐款,如用在内地,其發揮的成效可能比用在香港大幾倍,因此基金會90%的捐款都用在内地。雖然基金會是在香港注冊的,依例捐助内地要繳稅,但我不計較稅務得失。


我最樂意到内地經濟較差、地處偏遠、交通不便的地區去捐款。甚至有時覺得,能在各地看到冠以自己名字的中學,看到那麼多的孩子能因此而有書可讀,感覺會是畢生最大寄托。


田家炳和孩子們在一起(圖片來源:梅州日報)


富有賣掉“花園式豪宅”,住出租屋


在自己的孩子還睡着擁擠的上下鋪時,田家炳就開始關心别人孩子的生活。1959年,他擔任香港新界最大慈善機構博愛醫院的總理;1965年,他又出任香港華人最大慈善機構東華三院的總理,參與推動社會福利工作。


記:聽說,2001年香港“金融風暴”後,您為了多捐助内地建學校,甚至甯願把自己原本居住了37年的“花園式豪宅”賣掉,與夫人一起搬去住出租屋。


田:經曆了香港金融風暴,基金會的收入大大減少,手上能周轉的資金又少,但已經答應了别人的申請,有了承諾就要做到,于是我就下決心把房子賣掉助學。當時,我有20多個子孫在香港,子女們不同意我賣别墅,但他們都成家立業了,我和太太要那麼大的房子幹什麼呢?而且,别墅賣的錢可以捐助20間學校,我也盡了綿薄之力了,很開心!


最終他們拗不過我,我成功把房子賣掉了(笑)。按照當時香港的房價,那房子的價錢可能超過1.2億港币,但是為了盡快換成現金,我把價格降到了5300萬元。後來買方給了我5600萬元,他挺感動我做的事,就加了300萬(笑)。


記:後來還向銀行貸款?


田:2003年,香港特區政府出台一項政策,說是凡是得到民間資助的大學,都可以得到政府的等額資金支持。我當時就很興奮,雖然那時候基金會已經超支,但還是向銀行貸款了六百萬元港币,資助香港理工大學和城市大學。


記:有香港媒體報道說您“越捐越過瘾”,會不會擔心自己捐助上瘾,卻無能力負擔?


田:其實,這很平常啊。當時手頭現金不足,就向銀行尋求幫助,就像做生意一樣正常,隻是多了些利息負擔,算不了什麼。


記:幾十年來,您在大陸、香港、台灣和澳門捐資興建了1000多個項目,捐資數目高達10多億元,捐出了自己80%以上的财産。


田:我雖然不是最有錢,但我一直在想盡自己的綿力。錢财都是身外物,特别是,看到一棟棟教學大樓拔地而起,聽到萬千學子的讀書聲,精神上的享受也比物質上的享受好得多。


而且,捐資又不是浪費,它帶來的收獲和産生的效果,絕對大過放在自己的口袋裡。


什麼是富?擁有什麼才叫滿足?身家1億和10億在生活享受上沒什麼區别。最重要的是把錢用出意義來。我的生活過得不苦,精神上又能得到安慰,這才讓我感到真正的幸福。


記:聽說您每建一所學校,都要親自去給學生“打氣”。


田:能去的我都希望去,去到也隻是講故事而已,給小朋友說些“腳踏實地”的故事,因為,捐贈的目的是育人,而育人最關鍵是“育品德”。我有時會對老師說,“我捐錢蓋了樓,不用你們感謝我,你們能把我捐資的學校辦好,我還要感謝你們”。我最怕的不是錢捐得多,而是學校辦不好!


田家炳先生


節省擁有億萬家财,每月用錢卻不到3千元


正是為了把錢都用在“更有意義”的地方,田家炳素有“吝啬”的美名:他在生意場上從不搞鋪張的儀式;兒女婚嫁一切從簡;自己80歲大壽也不擺酒;一雙鞋穿了10年,襪子補了又補;曾戴的電子表,因款式已舊得不便示人,隻好裝在口袋裡……


記:聽說您無論出差去哪裡,無論下榻如何高級的酒店,都是用自己帶的肥皂。


田:在我爸爸媽媽的治家格言裡,一粥一飯當知來之不易。很多東西來之不易,所以我不舍得去浪費,比如說“出門帶肥皂”。(在酒店)用不完的,我覺得太浪費了。


我是農村出來的,又有過艱辛創業的經曆,很容易體會到每一樣東西都是一種社會物資,都來之不易,哪怕是一根針、一粒米。花錢多的時候,物品浪費的時候,自己心裡都會很不安。


記:在商言商,作為一個生意人,對待金錢和物品是否除了“不浪費”外,還為了省錢?


田:也可以這樣說吧,隻不過要看是為了什麼物品,及怎樣省錢。


比如,我認為“夠用”就好,所以,到現在沒有購置專車,每天坐地鐵上班,房租成為了我日常最大的支出。這樣,當然可以省下一些“小錢”,但我卻希望我的這點“小錢”能用在對的地方,比如為孩子、為國家、為民族。


記:先生捐的錢雖說不是最多,但确實已經是不少的數目,很多人都說您給社會樹起了“慈善”與“好人”的旗幟。


田:這個評價太高了,我擔不起。


“慈善”其實與身份、地位和财産無關,我們人人都可以做好事,隻要你存好心,當好人,處處都可以做好事。此外,人要願意吃虧,不要以為吃點小虧别人就覺得你是傻子,不斤斤計較,能夠吃虧,與人交往起來反而讓人很放心。


名聲丨擔心太出名會華而不實,形成負擔


田家炳本人的曝光率極低,多數人隻知其名,而不知其事。當友人薦其做全國政協委員,田家炳一口就婉拒。


記:聽說,先生所捐的學校都會改名叫“田家炳學校”。


田:一開始我隻是捐錢,并沒有命名。


用捐資人命名學校在香港比較普遍,香港有兩家學校拿田家炳命名,而内地是從自己家鄉大埔縣開始的。他們将我做的項目命名為“田家炳”,希望提倡這種文化,表示有某位華僑熱心公益。


後來,我開始捐助梅州、甚至廣東以外更遠的地區,他們也就借鑒我家鄉的做法。我本無意以“田家炳”命名,他們覺得我捐助的幾百萬是很大的數目,而且是無償的,就自動效仿我家鄉的做法。


記:現在用您的名字命名的學校,僅中學就有130家,而且需要“門檻”,因此,坊間有一些反面的議論,說您“名超過實”。


田:我不計較他們的說法。


讓學校用我的名字命名,一方面我想讓受助學校之間建立起更好的關系,比如田家炳獎學金、校長論壇之類的活動;另一方面我們通常捐贈數目是比較大的,基金會章程上規定500萬或者300萬之類的,如果我不作要求可能很多學校會找上門,要求捐贈30萬或者50萬,太少的錢做不了大事,基金會也應付不來。


希望獲得捐款的學校可以申請“田家炳基金會”的捐助,我們會在捐款數目上遵守承諾,而改名的要求是給申請者衡量的。願意來就表明你自願,那我們也心安理得,并沒有騙取什麼東西。


記:聽到不好的議論,會感到心灰意冷嗎?


田:做人但求無愧于己,對得起良心。我的人格就是這樣,生活平淡,求實是自己的宗旨,自己良心過得去就可以了。


這當然不影響我對教育繼續貢獻自己的綿力,反而,看到這些“名”,這裡有個田家炳中學、田家炳藝術書院等等,我就覺得很光榮,很高興,也會盡力去做更多。


記:您在全國各地捐了那麼多學校,但在媒體上卻找不到一篇關于您的專訪,為什麼會如此低調?


田:我隻是做我自己該做的事,用不着大張旗鼓吧(笑)。我在内地捐資助學,有友人曾要推薦我為全國政協委員,被我婉謝了。我不是想用錢來換取任何名譽,隻想自己開心、社會有益。


我一向喜歡做實在的事情,名聲太響了,就會華而不實,覺得是個負擔;實而不華我更容易負擔些,所以我不重視怎樣去宣揚自己。


記:您獲得了無數個頭銜或稱号,哪一個最讓您開心和看重?


田:應該是用我的名字命名的“田家炳星”吧。那是天文學家們艱苦探索的成果,卻用上了我的名字。據說這是中國第5個以個人名字命名的小行星,這應該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榮耀了。


田家炳先生接受英國女皇授勳(圖片來源:梅州日報)



推崇《朱柏廬治家格言》,佩服莊世平


  • 2009年,田家炳先生接受《梅州日報》采訪時談到了自己的經營思維以及自己敬佩的企業家......

“我每天清晨六時起床,過着平淡的生活”


記:田老,我知道您每年會回梅州和大埔。您16歲就離鄉漂泊創業,為什麼對家鄉的感情還如此深厚?


田:古語說:最美鄉中水,最親故鄉人。故園情深,對生我養我的家鄉和人民,我總有說不盡的深深眷戀!慎終追遠,崇本敬祖,這是先父留給我的深深影響。家鄉山多田少,父老鄉親每日辛苦勞作,日子過得不寬裕,每每感念于此,我就想為家鄉多做一點事。


記:田老,家鄉人民很關心您的近況,如果不是出差,您每天的工作生活是怎樣安排的?


田:我每天的生活十分簡單,很少應酬,平淡而有規律。早上六點起床,鍛煉一個小時左右。先做做自創的體操,再散散步。接着就是吃四十多年不變的早餐:四片面包塗果醬。在外人看來,我不懂得享受,生活刻闆,所謂三分迂腐,七分過時。


我的飲食既定時且節制,不刁嘴挑吃,對食物唯一的要求便是營養。因此兩碟青菜豆腐對我來講已經很滿足了,總覺得比滿桌子的山珍海味要好。我的寓所離地鐵站很近,到田氏企業中心附近也有地鐵站,所以我直到今天,還經常會乘坐地鐵上班。兒女們要來接送我,我都盡量勸說他們沒有必要,隻要身體許可,我還是不想煩擾他們。


“《朱柏廬治家格言》影響了我的經營思想”


記:無論是為人處世、管理企業、還是教育子女,您都極為推崇《朱柏廬治家格言》,是這樣嗎?


田:你說得很對,《朱柏廬治家格言》已融入到了我的血脈中,也給我帶來一生快樂。先父在世時就教我背誦和理解這篇格言。70多年過去了,我至今仍能琅琅上口,随便背誦出來。多少年來,有20多位大學的教授來拜訪我時,他們都背不下來的東西,竟然被一個從10多歲就辍學經商的老人一字不漏背下來,他們甚感驚奇。


記:這篇格言對您的經商創業有很大幫助嗎?


田:它對我的影響是一生的。可以說,直接影響了我的經營思想。我早年經商,後又轉向工業,創辦田氏化工企業,之所以離開商界去從事工業,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受到《朱柏廬治家格言》的影響。中國有句很難聽的話——無商不奸。在商場上的确有些人為着争利潤,各出奇謀,采取各種辦法,甚至不擇手段,以次充好,假貨當真,或在質量上做手腳,或短斤缺兩以欺騙行為促成交易。


我每念到先父教導的《朱柏廬治家格言》内的“刻薄成家,理無久享”等格言,就感到渾身不自在。但在工業上因為要維持自己的産品水平,才能取得用戶的長期信任和購買,特别是高技術、固定投資大的工業,必須建立好品牌,不容取巧,萬一商譽做壞後,工廠很難維持下去,這是我從經營商業轉為工業的主因。正因為我一向遵循《朱柏廬治家格言》和先父的教導,在創業中,始終以利人必能利己,己立才能立人的宗旨,赢得了各界人士廣泛而長久的真心支持擁戴,才使得企業一步步走向成功。


《朱柏廬治家格言》和先父教導我的人生真理,同時也給我的家庭創造了無窮的幸福和快樂。在我的大家庭裡,做到了家庭和睦,夫妻恩愛,父慈子孝,兄友弟恭。我的五個兒子和四個女兒都是先受良好的中文教育,爾後再留學美國、加拿大,接受專門教育,學有所成,成為社會有用之人。這些都得益于《朱柏廬治家格言》和先父對我的諄諄教導。


田家炳與田家五位公子合影(圖片來源:梅州日報)


記:您認為一個企業家最重要的是什麼?


田:我認為企業家最重要的不是金錢财富,而是人格。一個人要真真正正做到“暗室不做虧心事”,凡是怕人聽到的事就不要去做,因為怕人聽到的事一般都是壞事。光明磊落做事,坦坦蕩蕩做人。古語雲:“勿以惡小而為之,勿以善小而不為”。其實這句話講起來容易,做起來卻很難。


如果人人都能這樣自律,那社會将更美好文明。我感到慶幸和自豪的是,我幾十年來的工商業經營拓展中都做到了誠實為人,從不偷奸耍滑,講的都是肺腑之言,做的是誠信之事。也正因為我的人格正直光明,才赢得社會和員工的廣泛認同和尊重,事業也因此得以一步步做大。


田家炳先生


“值得我佩服的人很多,其中就有莊先生”


記:田老,您本身就是很多人景仰的對象,但我想問一句,在您的心目中有沒有最佩服的人?


田:其實值得我一輩子佩服和學習的人很多,我隻舉一位在香港的人物。他叫莊世平,他是新中國第一代銀行家、企業家,獲過特區政府頒發的大紫荊勳章。


他把一切奉獻給國家,自己卻兩袖清風,幾乎一無所有,他居住的房子,面積隻有100平方米,沒有電梯,90多歲每日出入都要走樓梯。這房子的産權屬銀行所有,去世後就交回給了銀行。國學大師饒宗頤以“一老功勳邦國重,萬人追仰惠澤深”稱頌莊世平的光輝人生。




21君:你還了解田家炳先生的哪些事迹及生平呢?來留言說說你對這位企業家的印象吧。


精彩推薦

【夜讀】我原以為不麻煩别人是最大的禮貌......

    + 關注

    + 訂閱

    掃描二維碼推薦公衆号

    微信公衆号